您现在的位置:千亿国际娱乐网站。>>两学一做>>学习资料>>正文内容

国测一大队采访手记,巴山工务车间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 
国测一大队采访手记:永远难忘的唐古拉
7月,海拔4600米的藏北高原。刚刚踏上这片土地,我就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,每天只能昏昏沉沉地睡两个小时左右,氧气稀薄,呼吸困难,头疼欲裂,走路时每迈一步都十分艰难。吸了随团配备的小氧气罐,不管用。吃了一些药物,也不管用。
此时,身体终于支撑不住,我被送进了那曲人民医院。病床前,围拢着一路同行的新闻同行、测绘队员们。领队与医生交流后对我说:“明天,你就不要上去了。”
他所说的“上去”,是300多公里外的唐古拉山口以北,有一个海拔5300米的测绘点。那里是我们需要最终到达的采访现场。
看到我有些遗憾和失望,站立在病床前的国家测绘局副局长宋超智说:“先别急着下结论,我们准备足够的氧气,让随队医生随时照顾他,相信可以上去。”
听到这番话,我深受感动。此次跟随中央新闻采访团一路奔波,从陕西省西安市开始,再到西藏自治区的拉萨、当雄、那曲,追寻着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的身影和足迹,已经有过太多的感动。苍茫的雪域高原,人迹罕至的高山、荒野、沼泽,就是他们随时工作的地方。面对着这样一群常年奔走在雪山大漠、荒原戈壁的测绘英雄,与他们忍受的艰辛痛苦相比,我们经历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?
当天晚上,我尝试着回到驻地休息,但马上又感到了强烈的疼痛,而且呼吸困难,不得不再次被送进医院。凌晨两点多,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队长岳建利坐在我的病床前,口气中既有商量的意思,又有不容商量的决绝:“别上去了。”
此刻,另一个病房里躺着测绘队员张忠辉。他得了肺水肿,这种病在内地很寻常,但在生存环境恶劣的荒漠高原,如果治疗不及时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
从岳建利紧皱的眉头上,我能够体会他的担心和忧虑。当时,我不知道的是,经过国家测绘局和采访团的商定,我“可以继续往前走”。
第二天清晨,天刚放亮,我便从医院出来,坐上越野车,向唐古拉山口进发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我的身边多了一位藏族医生,身后放了两个氧气袋和一个氧气瓶。
汽车沿着青藏公路向北飞驰。很多地方在修路,异常颠簸。穿过海拔5200多
采访在谈话艰难、走路蹒跚以及氧气袋的支撑之下进行。让我意外的是,27岁的测绘队员张伟,有一次在藏北无人区被洪水围困两天两夜,当时他下决心“只要活着出去,就再也不干这个(测绘)了”。但就在这里,他很平静地告诉我:“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。”那份淡然,让我印象深刻。也许,历经苦难之后的一颗平常心,才是值得珍视的一种精神状态。
藏北的天气,说变就变。刚刚还晴空万里,转眼间就狂风大作,大雨滂沱,雨中还夹杂着冰雹。此时,测绘小组的帐篷在风雨中飘摇,走进帐篷,才发现测绘队员工作生活的环境竟然如此昏暗、潮湿,连被子都是湿的,有的年轻记者掉下了眼泪。
狂风冷雨中,穿得有些单薄的我,感到浑身发冷,很快从帐篷走上了汽车。透过模糊的车窗,我看到车外乌云翻滚,大雨如注,两个帐篷像大海中的孤舟,危在旦夕。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测绘队员的真实生活场景和他们忍受艰辛的精神世界深深触动了我。
后来,中央新闻采访团返回拉萨,我们在西藏度过此次采访行程的最后一个夜晚。拉萨的海拔只有3000多米,高原反应的症状开始好转,我浑身变得轻松起来。而与我住同一房间的测绘队员张忠辉病情虽然已经好转,却依然在艰难地喘息着。
夜色里,我不停地流泪。究竟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这一群测绘英雄呢?有人说,他们是“用生命丈量大地”,而在我眼里,因为“精神之花在寂寞艰辛中绽放,生命之树在执著追求中常青”,从这个角度说,他们又是一群幸福的人。大地英雄,也是一群真心的英雄、快乐的英雄。
唐古拉山,见证了这种值得珍视的时代精神,留下了我们永恒的回忆。(中国青年报记者 刘畅)
 
【三秦楷模】巴山工务车间:年轻人的坚守与梦想)
(陕西广播电视台《陕西新闻联播》记者 宋佳霖 傅正) 在被命名为三秦楷模的巴山工务车间里,20多岁的年轻人接近一半,在巴山腹地,出山的客车每天只有一趟,山下小镇5分钟就能转完,那么,是什么吸引着这些年轻人,留在大巴山,默默地守护着铁路安全呢?
正在铁轨附近翻道渣的,是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,和巴山工务车间其他班组比,这支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队伍,有些特殊。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:“永远冲在第一线,哪里有困难就是我们班组顶上。”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:“像老中医一样,专治各种疑难杂症。”
提起自己的集体,小伙们话音里都带着一股子兴奋和劲道。但在刚参加工作时,情况还不是这样。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东海波:“就特别憋屈,一秒钟都不想在这待。”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唐志勇:“从西安把我拉到这里,我坐了8个多小时的车,我瞬间感觉我被卖了一样。”
但只有这个小伙子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样。他叫肖剑,刚参加工作时被分到了家门口的宣汉工务段。他是向组织写申请,才来到了巴山工务车间。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肖剑:“觉得这是一个有荣誉的地方,我来这种地方的话,能让我成长得更快一些。”
按照车间要求,每天班组早点名要讲一道题,每周一小考,每月还要一大考。大巴山里寂寞,却是学习的好环境。再加上机械化维修工队干得都是急难险重的活,受车间器重,被其他班组尊重,很快青工们就有了自豪感。但就在其他青工渐渐恋上巴山的时候,主动申请来到这里的肖剑却动了离开巴山的念头,他攒了一个月的假,回到老家,筹措了资金,张罗了一家快递公司。但假期还没有结束,公司就已经关张,带着沮丧,肖剑重回巴山。一边感慨创业艰难,一边困惑着到底该怎么实现自身价值。直到一个月后,肖剑被派去打扫创业历程博览馆,他才发现自己找到了苦寻的答案。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肖剑:“擦拭着那些近似于文物的东西,确实感觉荣誉不是一天两天能积累起来的,而是长时间的,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,绝对不是像我心里想的一年零三个月就能堆积起来的东西。”
从那以后,肖剑再也没有想过离开,而是静下心认真学习掌握每一项铁路养护技能,这一干就又是4年。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队员肖剑:“老一辈的工长解和平说过,在一天就要干好每一天,而我现在对我的要求是,干一分钟就要干好60秒。”
老罗说快四年时间里,他工队里的年轻人成长很快,已经冒出来不少好苗子。
巴山车间线路机械化维修工队工长罗志军:“有能当技术员的,还有能够胜任工班长的,还有能够对外宣传写作这块的人才。”
老罗说他的队伍已经向全段输送了20多名工班长,近期还会再选送几名。在巴山工务车间,青工一上岗,就会被纳入人才培养计划因才施教。30多年来,车间共培养技术干部和管理人才89名,全国和省部劳模先进13名,已经成为年轻人成长的摇篮。
 

作者:佚名 来源:转载 发布时间:2016年05月17日
相关信息
没有相关内容
用户信息中心